交流园地
咨询热线:027-87557396/97
工作时间:
上午08:30-12:20
下午14:00-17:30(冬令时)
        14:30-18:00(夏令时)
当前位置:

华科大学生李健爽赴中国台湾科技大学交换学习心得

 

赴台交流心得

2013220日至624日,我在台湾度过了一学期的大学时光。赴台之前,对台湾的印象只有中央四台“海峡两岸”节目的报道、台湾明星以及赴台前教育会上的一些内容,对台湾的印象十分支离破碎。四个月后,我发现,赴台交换的经历是我将永远还念的时光。这次经历不仅让我了解到了台湾的情况,也让我学会了很多很多。

对台湾的印象来自它的多个方面:

关于城市

在台湾,人们告诉我,这里只有两个地方,繁华的都市台北,和台北以外。由于所在的台湾科技大学在台北,所以这四个月中,对台北的了解是最多的。又因为住在北京,常常不经意地将北京和台北进行比较。台北独特在她的面积较小,并且早年的严重污染状况已经得到了控制。所以,即使生活在台北的中心,也只需要不到一小时的时间,你就可以到达临近的新北市的淡水、北投、土城等等这些能够让人逃离繁忙的城市,放松身心的地方。可是,在北京,繁华的城市已经扩张得越来越大,人们往往只能在周末驾车2~3个小时,才能到达临近的郊区放松心情。

台北的迷人之处也许就在于它既能展现大城市的发达,也能让人轻松下来。走在台北的街道上,不时能够路过一家一家的咖啡馆、面包房、饮料店,食物以及咖啡那诱人的香气直接飘出店门。一条条小小的街巷,隐藏了许多休闲的去处,酒吧、茶座、咖啡厅。一直觉得台湾人的生活方式很有意思。即便是事情做不完,也要一起约着喝下午茶。

而除了台北和高雄以外,台湾的其他城市确实是一派小城镇的风光。低矮的房屋,稀少的人群,小小的街道,亲近而自然。

关于学校

台湾的大学实行选课的制度,所以,身为本科生,可以选择除研究生以外的其他任何科目。并且,由于所有课程的资料都会开放公布在网上,即使是不能选择的科目,也可以去旁听。这一点是我从未体验过的。在大陆,我所能自由选择的只有公共选修课和体育选修课,而对于学院之内的专业课,则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,大家都是按照已经排好的课程表进行学习。

由于我的专业是建筑学,我把绝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建筑设计这门专业课上。在大陆,每星期上两次专业课,每次上课规定为3个半小时。不过,由于建筑学的专业特殊性,上课模式并不是传统的老师单独授课的演讲式,而是大家分小组和自己的老师讨论设计方案。由于这种上课模式比较自由,经常出现同学们无所可讲,甚至有人旷课的现象。而当我们无法拿出自己的方案和老师讨论时,这节课结束得就非常快,上课时间甚至不到2个小时。

在台湾,每星期上一次专业课,规定的时间是上午10:30至下午6:30。上午10:30,教师组的总召叶老师带大家在学校附近画建筑素描至12:30,这学期我们画过台湾大学总图书馆钟塔、拱廊,台湾大学动物医院,台湾科技大学的帆船大楼等等。上午这两个小时的时间有时也会在室内进行制图学的教学。12:3013:30为午休时间。从13:30起,大家和设计老师讨论设计方案,具体的下课时间比较自由。有时会在6点下课,有时会上课到晚上1030。台湾的大学纪律比较严,从未有人迟到早退。

在大陆,由于学校师资少、学生多,我们每组大约有13~17个同学,每次上课的时候,加入大家都按时到课,老师也几乎是无法在3个半小时的时间内和所有同学都有交流的。在台湾时,每个老师负责4~6个同学,每次上课每个同学都至少和老师讨论方案1个小时以上,感觉到交流大大地增多了。

台湾的建筑学大学教育比较严格,每一次下课时老师都会布置新的任务,每个星期都有关于模型、草图的量的规定。我的第二位专业老师在每次下课时还会给每位同学发一张清单,上面列明了下节课之前所要完成的功课。在大陆,老师不会将这个“量”规定得很死,具体做多少功课取决于学生自己。由于我比较懒惰,所以在大陆时平时的功课做得很少,只有在交图时才忙得不可开交。可是在台湾,几乎每个星期都是交图的状态。

台科大的建筑学有相应的设计教室,每个年级占有一间。由于学校资源不足,两个学生公用一个私人图桌。由于在校外居住的同学(学校宿舍资源不足所致,需要抽签决定谁可以住在较为便宜的宿舍)来校不便,大多数选择在家中完成作业,私人图桌通常不会发生两个人同时使用的状况。此外,还有两张大的公用图桌,用来制作和摆放小组作业。每个人有自己的储物柜,用来放置模型、图纸以及作业材料。

台科大的同学非常热心,他们主动问我有没有在设计教室分到自己的图桌,并飞快地帮我安排了私人图桌和储物柜。在教室拥有自己的图桌和储物柜对于我来说是太开心的事情。在大陆,绝大多数的作业都是在宿舍完成的,如果要和老师讨论模型和图纸,每次都要从宿舍带着自己的作业,走上很远的距离才能到教室,感觉浪费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。

建筑学的学生由于课业较重,大家经常会熬夜画图,可是大陆的宿舍23:00会熄灯断电,大家只能点起应急灯画图。在大陆,我们年级没有自己的设计教室,学生更没有在教室中的私人图桌和储物柜,所以通常如果在学院里做作业,都要记得将自己的物品全部拿走,否则就会被别人当做垃圾扔掉。可由于做作业的工具、材料十分琐碎,每次携带实在不便。大陆的设计教室在23:00由负责人员上锁,在我们大一的时候,如果谁要在院里熬夜,就只能熬通宵,因为晚上就不可能回宿舍了,院馆和宿舍都上锁了。更麻烦的是在大一上学期,院里又重新决定,设计教室夜间不可以使用,所以大家只能在自己的宿舍点起昏暗的小灯来熬夜。再后来,院里开放了通宵自习室,可是每次使用需要特殊申请,手续很麻烦。

所以,当我在台湾永远开放的设计教室做功课的时候,当我有了自己的图桌和储物柜的时候,当凌晨1点回到宿舍能够自由进入的时候,每一次,都感到十分幸福,都会对自己说,一定要珍惜。当我问台湾的同学宿舍晚上会不会锁门、熄灯、断电,她们感到非常诧异。我告诉她们,超过23点,宿舍阿姨就不会让我们进门,她们惊讶道,大陆人怎么这么无情!?我们的阿姨都会说,怎么这么晚回来呀?好辛苦啊。

可是哪里是宿舍阿姨无情,只是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。

关于人

许多到台湾旅游的人都说:台湾,最美的风景是人。4个月后,不得不同意。

建筑学的学生和同个专业的人接触较多,远超过其他专业,所以同学间彼此相处得都非常好,关系甚至好过和自己的兄弟姐妹。我们买模型材料的地方距离学校比较远,需要搭公车过去。在设计教室,如果有谁要去买材料了,就一定会问大家有没有人需要帮忙带点什么。大家晚上一起熬夜,就会一起叫一个店的饮料外卖。

有一次,我问自己,为什么台湾同学之间的关系这么好。可能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设计教室,有共同的工作空间,所以交流接触得比较多吧。

我十分感谢我的同学,他们对我真的是充满了百分百的善意。而反观我和自己同一年级的外国同学,却接触不多,这让我十分愧疚。建筑系举办歌唱大赛的活动,没有交系费的人参加要另收50台币,因为比赛在中场休息时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甜点、饼干、红酒和饮料。但他们却邀请我参加,并没有收任何钱。

在交换期间,我的小姨到台北出公差,我们决定一起利用闲暇的时间去阿里山和日月潭玩。我向同学咨询相关的信息,他们专门到网上搜索,这种热心实在令人感动。

而关于台湾的老师们,想起他们就让人心生暖意。我的两位设计老师都对学生十分负责,即便是我们做学生的有时和老师讨论设计不够热情,她们也会拿出慢慢的热情来激发大家,并且不断要求大家做得更好。我的第一位设计老师在第一次设计结束之后要求大家交作品集,并且问我知不知道如何制作。当我去办公室找她看作品集范例后,又与老师聊了几句,没想到老师非常热心,我们就像朋友一样谈了两个多小时的天。在做第二个设计时,有一次大家上课上到很晚,老师提议请大家喝饮料提提神,这是第一次见到大学老师请同学吃东西,感觉老师非常亲切。

也经常能够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。记得有一次设计课组织参观绿色建筑福安大楼,需要自己到达参观地,对台北还不熟悉的我非常糊涂地搭错了车,快要到达大楼的时候感觉要迟到了,于是一脸焦急地飞快走路。穿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,一个闲伫的叔叔向我温暖而又轻松地笑了一下,顿时感到那天糟糕的情绪一扫而空,一切变得那么轻松美好。

台湾春季的天气很温暖,又经常下雨,所以我总是穿着同一双凉鞋,无论是上课、逛街还是出游。5月份的时候,这双凉鞋被穿坏了,我坐地铁出去买鞋,下站以后却发现走错了地方。在“微笑单车”租借站遇到两个小男孩,便问他们附近的百货公司在哪里,其中一个非常友好地决定和我一起骑去那个地方,另外一个却有点不耐烦。可是,真正骑行的时候,由于他们在骑楼里,人群中不断穿梭,我总是被“遗忘”在后面,那个不太耐烦的小男孩无数次回头要确认我没有“丢掉”。每一次他回头,心里都会觉得好温暖。

学期的最后,我从台北到垦丁,坐了一晚夜车,到达垦丁的时候觉得筋疲力尽,无心游玩。由于想去的垦丁国家公园公交车班次极少,必须自己走路上山,路程大约1小时,只能强打起精神去吃早饭。早饭后,刚刚走了10分钟,就觉得要放弃了,路上鲜有人出现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。正当我转头走的时候,却遇见一位爷爷上山,

在台湾问路,永远都会得到耐心的解答。以至于到最后在台湾旅游的时候连查地图都免了,旅行觉得十分轻松自在。而在北京,却时常遇到拒绝回答匆匆而过的人。我知道,他们是怕遇到假装问路的骗子,自我保护罢了。

搭陌生人的车是在台湾的特殊经历。在垦丁旅游时,从垦丁国家公园向山下走的路程很长,走到一半的时候,有一位骑摩托车的姐姐问我要不要搭便车,随后我告诉她要去垦丁大街,她表示自己也要去哪里。上车后,我无意地说起要从垦丁大街搭公交车去鹅鸾鼻灯塔,出乎意料地是,她却要直接送我去灯塔,虽然她完全不打算去那里,要浪费很多时间。在恒春的晚上,我打算去看“恒春出火”,同一旅社的女孩主动要我搭她的小汽车去看,而在回旅社的路上,刚刚走出景区的我又遇到了一车喊我上车搭车的好心人。

关于文明

在台北地铁,永远不会发生有人不排队的现象。曾经问过同学,如果有人不排队怎么办呢?同学说:如果真是有这样的人,那个人一定会被大家瞪着,直到他自己都不好意思,最后只能排队。

在所有公共场合的电梯上,左侧一律是快速通道,所以电梯左侧的人都在走路快速通过,而在电梯右侧就可以站立不动,由机器将人运送至上层。非常有序。这一幕,在大陆从未见过。

台湾的街上几乎见不到垃圾桶,却见不到随意丢弃的垃圾。回到家以后,发现北京的街道相比而言要脏乱很多,可是街上明明摆放了许多的垃圾桶

台湾人习惯了垃圾分类。我住的女生公寓将垃圾分为玻璃瓶、厨余、便当盒、宝特瓶、铝塑包装、废纸以及普通垃圾这几种。反观我们,只有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种,而且它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变为一种。

关于生活

台湾人的生活好像少不了休闲这一部分。我的同学们每周几乎都要几个人一起去喝一次下午茶。在考试周,大家也会约上十几个人特地去一家咖啡店品尝好吃的香蕉蛋糕。

台湾人普遍较少在家中烹饪,大家习惯了购买街上做熟的食物。

台湾人做料理非常用心。比如台湾人习惯早餐吃的三明治,即便是学校的食堂和街边的小店所做的,即便是在最高档的餐厅都不会觉得低档。在台湾很少吃到偷工减料的料理。难道这就是台湾食物迷人的秘诀吗?回到北京以后,有一次在火车站吃永和大王的早餐,永和大王也是做台式料理的,可是他们的食物却偷工减料地让人直呼上当。

台北有很多的创意市集这一类的活动,在这类定期举办的集市上,可以淘到较为便宜的创意家居小物、服装鞋帽、文具用品等等,没有购买心的人也会因为好奇、闲来无事去逛逛。

台北也有非常多的展览活动。建筑学的毕业设计都会拿到某个展览场进行定期的展览,向所有人免费开放,我也因此看到了许多不同学校学长姐的作品,确实很受震撼。

台北是个运气足够好就能够经常碰到明星的地方,这也是台北的一个迷人之处吧。一位同去交换的学姐经常在台北东区偶然碰到明星,她因此与许多台湾明星合影留念。

而生活中的各种设施,也十分便利。一个小小的例子是饮水器。在台湾的任何地方,公共饮水器都能同时提供热水、温水和冷水。在台湾的宿舍,每个楼层都有饮水器。在大陆,我们需要到一个指定的地点用暖瓶打热水并保存,自己烧热水是不被允许的。

关于旅行

台湾的每个城市都有旅游咨询处,可以拿到免费的城市地图。

台湾较多的旅馆是民宿,民宿的老板大多十分热心,会主动向住户介绍景点、美食、购物区,还会给出许多出游的建议。简直不用自己做旅行准备。

万能的7-11可以预定一切你需要的票务。其实,也很少需要预定交通票。台湾的人口毕竟没有那么密集,很少出现大陆一票难求的情况。通常,只要到车站购买车票即可。

火车和汽车的班次十分密集。经常到车站买票会买到十分钟甚至几分钟之后就要开的班次。台湾的巴士比火车便宜得多,运行时间基本相同(高铁除外),巴士的条件也更舒适,所以几乎每一次我都是乘坐巴士出行。

赴台交流经历后记

2013819日至824日,又一次与几位台湾同学见面。这次地点是在韩国釜山,我们一起参加韩国釜山国际设计营。这次能够有去韩国的机会,十分感谢台湾科技大学的施宣光教授,在这之前,我没有想到作为交换生还能参加学校的这个项目。

在釜山,大家又一次一起熬夜,一起做设计,最终我们获得了一个一等奖、一个三等奖的成绩,大家都觉得此行十分有意义。

感谢台湾,期待下一次再见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李健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95


上一篇:华科大学生吴新骍赴中国台湾交通大学交换学习心得 下一篇:华科大学生白婧靖赴中国台湾清华大学交换学习心得